长恨歌传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2日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查看我的珍藏

  《长恨歌传》是汗青题材的传奇小说。共一卷,陈鸿作。它追述了开元年间杨妃入宫,在安禄山兵变后,她跟唐玄宗在入蜀路上死于马嵬坡的始末,以及道人索魂天上与杨札相见的工作。故工作节和《长恨歌》一样,不外白居易采用的是诗歌的形式,作者采用的则是散文的形式,两者实相得而益彰。读了本篇能够大白故事的原委,更能够赏识歌辞的深美。

  唐人出名传奇小说之一。本篇有几个传本,文字各有异同,以载于《文苑精华》的较好,选入《唐宋传奇集》和《唐人小说》里。通行的《唐诗三百首》里即以本篇载于白居易长恨歌》的前面。

  本篇写杨贵妃的“恋爱”故事,内容和白居易的《长恨歌》是分歧的,只是详略分歧而已。本篇的前一部门表露了封建帝王的荒淫陈旧迂腐的糊口和病国殃民的罪行,具有必然的训斥意义。自杨妃被缢身后,写李隆基的思念是“三载一意,其念不衰”;极乐世界里玉妃(杨妃)的哀怨是“复堕下界,且结后缘,或为天,或为人,决再相见,好合如旧。”对李杨“恋爱”作出了存亡不渝的称道。最初写王质夫、白居易、陈鸿三人游升天寺,谈到了李杨“恋爱”故事,王质夫请白居易写《长恨歌》,陈鸿写《长恨歌传》。这申明称道李杨“恋爱”的故事早在民间传播,所以三人漫谈论它。

  因为安史的兵变给人民带来无限磨难,人民不得不把但愿依靠在李唐的兴复,这就是对李杨进行了批判当前又饶恕了他们的缘由,特别是杨妃的死,惹起了人民的怜悯,所以发生那样的故事。

  陈鸿接管了这种见地,美化李杨的“恋爱”,这里反映出他的时代局限性。更严峻的是,作者自称他作本篇和白居易作歌,“不单感其事,亦欲惩美人(以美色为惩戒),窒乱阶(堵塞祸原),垂于未来(使未来的人也晓得)。”如许提法,把病国殃民的罪恶归于妇女,完满是一种封建士医生的思惟。这是本篇的精华。而且这种女人是祸水的思惟和怜悯杨妃的民间传说是矛盾的,作者把这两者混在一路,形成了思惟上的冲突。

  从艺术上论,本篇却仍有它相当的成绩。虽然它对人物抽象的刻划,故工作节的衬着,言语的提炼,比力白居易的《长恨歌》有不及之处,可是行文的流利活泼,结构的谨密严整,字里行间所流显露的今昔低徊之感,叙事中稠密的抒情意味,亦可见出《长恨歌传》的特色。

  杨妃故事,本为唐人津津乐道,大历当前,见于歌咏丛谈的不少。陈鸿此传,笔酣墨饱,为其他作者所不及,因而,本篇和白居易的歌辞就早为世人所熟悉了。到了宋代,史官乐史已经摭采了《明皇杂录》《开天传信记》《安禄山事迹》《酉阳杂俎》等书和本篇,改写成为《杨太真别传》二卷,文章写得更凄艳动听。用本篇作为戏剧题材的,在元代有白朴的《梧桐雨》,在清代有洪升的《长生殿传奇》。各类戏曲中按照本篇故事编写的剧目也不少。

  陈鸿字大亮,是一个“为文辞意激昂大方,长于吊古,追怀旧事,如不堪情”的文士。年轻时研究汗青,贞元二十一年(公元805年)登太常第。住在长安的时候,曾同白居易作伴侣。在太和三年(公元829年),曾做过尚书主客郎中。在元和元年(公元806年)冬十二月,他同白居易、王质夫玩耍盩厓(今作周至县)的升天寺,谈到唐玄宗和杨贵妃的故事,王质夫要白居易作诗。白居易作了一首《长恨歌》,既成之后,就怂恿作者写了《长恨歌传》。

  开元中,泰阶平,四海无事。玄宗在位岁久,倦于旰食宵衣,政无大小,始委于右丞相,稍深居游宴,以声色自娱。先是元献皇后、武淑妃皆有宠,相次即世。宫中虽良家子千数,无可顺眼者。上心闷闷不乐。时每岁十月,驾幸华清宫,表里命妇,熠耀景从。浴日余波,赐以汤沐。春风灵液,澹荡其间。上心油然,如有所遇,顾摆布前后,粉色如土。诏高力士潜搜外宫,得弘农杨玄琰女于寿邸,既笄矣。鬓发腻理,纤秾中度,举止闲冶,如汉武帝李夫人。别疏汤泉,诏赐藻莹,既出水,体弱力微,若不任罗绮。荣耀焕发,动弹照人。上甚悦,进见之日,奏《霓裳羽衣曲》以导之;定情之夕,授金钗钿合以固之。又命戴步摇,垂金珰,明 年,册为贵妃,半后服用。由是冶其容,敏其词,婉娈万态,以中上意,上益嬖焉。时省风九州,泥金五岳,骊山雪夜,上阳春朝,与上行同辇,止同室,宴专席,寝专房。虽有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暨后宫才人、乐府妓女,使皇帝无顾盼意。自是六宫无复进幸者。非徒殊艳尤态致是,益才智明慧,善巧便佞先意希旨,有不成描述者。叔父昆弟皆各位清贵,爵为通侯。姊妹封国夫人,富埒王宫,车服邸第,与大长公主侔矣。而恩惠膏泽势力,则又过之,世入禁门不问,京师长吏为之侧目。故其时谣谚有云:“生女勿悲酸,生男勿喜好。”又曰:“男不封侯女作妃,看女却为门上楣。”其为人心爱慕如斯。

  天宝末,兄国忠盗丞相位,捉弄国柄。及安禄山引兵向阙,以讨杨氏为词。潼关不守,翠华南幸,出咸阳,道次马嵬亭。六军盘桓,持戟不进。从官郎吏伏上马前,请诛晁错以谢全国。国忠奉牦缨盘水,死于道周。摆布之意未快。上问之。其时敢言者,请以贵妃塞全国怨。上知不免,而不忍见其死,反袂掩面,使牵之而去。仓皇展转,竟就死于尺组之下。既而玄宗狩成都,肃宗受禅灵武。明 年大赦改元,大驾还都。尊玄宗为太上皇,就养南官,自南宫迁于西内,时移事去,乐尽悲来。每至春之日,冬之夜,池莲夏开,宫槐秋落。梨园门生,玉琯发音,闻《霓裳羽衣》一声,则天颜不怡,摆布欷歔。三载一意,其念不衰。求之梦魂,杳不克不及得。

  适有道士自蜀来,知上心念杨妃如是,自言有李少君之术。玄宗大喜,命致其神。方士乃竭其术以索之,不至。又能游神驭气,出天界,没鬼门关以求之,不见。又旁求四虚上下,东极天海,跨蓬壶。见最高仙山,上多楼阙,西厢下有洞户,东向,阖其门,署曰“玉妃太真院”。方士抽簪扣扉,有双鬟童女,出应其门。方士冒昧未及言,而双鬟复入。俄有碧衣侍女又至。诘其所从。方士因称唐皇帝使者,且致其命。碧衣云:“玉妃方寝,请少待之。”于时云海沈沈,洞天日晓,琼户重阖,悄悄无声。方士屏息敛足,拱手门下。久之,而碧衣延入,且曰:“玉妃出。”见一人冠弓足,披紫绡,佩红玉,曳凤舄,摆布酒保七八人,揖方士,问皇帝安否,次问天宝十四载以还事。言讫,悯然。指碧衣女取金钗钿合,各析其半,授使者曰:“为我谢太上皇,谨献是物,寻旧好也。”方士受辞与信,将行,色有不足。玉妃固征其意。复前跪致词:“请其时一事,不为他人闻者,验于太上皇,恐钿合金钗,负新垣平之诈也。”玉妃茫然退立,如有所思,徐而言曰:“昔天宝十载,侍辇避暑于骊山宫。秋七月,牵牛织女相见之夕,秦人风尚,是夜张锦绣,陈饮食,树瓜华,焚香于庭,号为乞巧。宫掖间尤尚之。时夜殆半,休侍卫于工具厢,独侍上。上凭肩而立,因仰天感牛女事,密相誓心,愿世世为佳耦。言毕,执手各啜泣。此独君王知之耳。”因自悲曰:“由此一念,又不得居此。复堕下界,且结后缘。或为天,或为人,决再相见,好合如旧。”因言:“太上皇亦不久人世,幸惟自安,无自苦耳。”使者还奏太上皇,皇心震悼,日日不豫。其年夏四月,南宫宴驾。

  元和元年冬十二月,太原白乐天校书郎尉于盩厔,鸿与琅琊王质夫家于是邑,暇日相携游升天寺,话及此事,相与感慨。质夫举酒于乐天前曰:“夫希代之事,非遇出生避世之才润色之,则与时消没,不闻于世。乐天深于诗,多于情者也。试为歌之。若何?”乐天由于《长恨歌》。意者不单感其事,亦欲惩美人,窒乱阶,垂于未来者也。歌既成,使鸿传焉。世所不闻者,予非开元遗民,不得知。世所知者,有《玄宗本纪》在。今但传《长恨歌》云尔。

  (摘自汪辟疆校录《唐人小说》)

  陈鸿著(一作长恨传)

  唐开元中,泰阶平,四海无事。玄宗在位岁久,倦于旰食宵衣,政元小大,始委于丞相,稍深居游宴,以声色自娱。先是元献皇后武淑妃皆有宠,相次即世。宫中虽良家子万万数,无顺眼者。上心闷闷不乐,时每岁十月,驾幸华清宫,表里命妇,馄耀景从,浴日余波,赐以汤沐,春风灵液,澹荡其间。上心油然,如有所遇,顾摆布前后,粉色如土,诏高力士潜搜外宫,得弘农杨玄琰女于寿邸,既笄矣。鬓发腻理,纤称中度,举止闲冶,如汉武帝李夫人。别疏汤泉,诏赐澡莹。既出水,体弱力微,若不任罗绩。荣耀焕发,动弹照人。上甚悦。进见之日,奏《霓裳羽衣曲》以导之;定情之夕,授金钗钿合以固之。又命戴步摇,垂金明珥。册为贵妃,着后服用。由是冶其容,敏其词,婉娈万态,以中上意。上益劈焉。时省风九州,泥金五岳,俪山雪夜,上阳春朝,与上行同辇,止同室,宴专席,寝专房。虽有三夫人,九嫔,二十六世妇,八十一御妻,暨后宫才人,乐府伎女,使皇帝无顾叼意。自是六宫无复进幸者。非徒殊艳尤态独能致是,盖才智明慧,善巧便佞,先意希旨,有不成描述者焉。叔父昆弟皆各位清贵,爵为通侯。姊妹封国夫人,富埒王宫,车服邸第,与大长公主侔矣,而恩惠膏泽势力,则又过之,收支禁不问,京师长吏为之侧目。故其时谣咏有云:“生女勿悲酸,生男勿喜好。”又曰:“男不封侯女作妃,君看女却为门。”其为人心爱慕如斯。

  天宝末,兄国忠盗丞相位,捉弄国柄。及安禄山引兵向阙,以讨杨氏为词。潼关不守,翠华南幸,出咸阳,道次马嵬亭。六军盘桓,持戟不进。从官郎吏伏上马前,请诛晁错谢全国。国忠奉牦缨盘水,死于道周。摆布之意未惬,上问之。其时敢言者,请以贵妃塞全国怒。上知不免,而不忍见其死,反袂掩面,使牵而去之。仓皇展转,竟就绝于尺组之下。

  既而玄宗狩成都,肃宗受禅灵武。明 年大凶归元,大驾还都。尊玄宗为太上皇,就养南官。自南宫迁于西内,时移事去,乐尽悲来,每至春之日,冬之夜,池莲夏开,宫槐秋落,梨园门生,玉管发音,闻《霓裳羽衣》一声,则天颜不怡,摆布?欷。三载一意,其念不衰。求之梦魂,杳不克不及得。

  适有道士自蜀来,知上心念杨妃如是,自言有李少君之术。玄宗大喜,命致其神。方士乃竭其术以索之,不至。又能游神驭气,出天界、没鬼门关以求之,又不见。又旁求四虚上下,东极绝海角,跨蓬壶。见最高仙山,上多楼阙,西厢下有洞户东向,窥其门,署曰“玉妃大真院”。方士抽簪叩扉,有双鬟童女,出应门。方士冒昧未及言,而双鬟复入,俄有碧衣侍女至,诘其所从来。方士因称唐皇帝使者,且致其命。碧衣云:“玉妃方寝,请少待之。”于时云海沉沉,洞天日晚,琼户重阖,悄悄无声。方士屏息敛足,拱手门下。久之,而碧衣延入,且曰:“玉妃出。”见一人冠弓足,披紫绡,佩红玉,曳凤舄,摆布酒保七八人,揖方士,问“皇帝安否?”次问天宝十四载已还事。言讫,悯然。指碧衣女取金钗钿合,各析其半,授使者曰:“为谢太上皇,谨献是物,寻旧好也。”方士受辞与信,将行,色有不足。玉妃因征其意。复前跪致词:“请其时一事,不为他人闻者,验于太上皇。否则,恐钿合金钗,负新垣平之诈也。”玉妃茫然退立,如有所思,徐而言曰:“昔天宝十年,侍辇避暑骊山宫。秋七月,牵牛织女相见之夕,秦人风尚,是夜张锦绣,陈饮食,树瓜华,焚香于庭,号为乞巧。宫掖间尤尚之。时夜殆半,休侍卫于工具厢,独侍上。上凭肩而立,因仰天感牛女事,密相誓心,愿世世为佳耦。言毕,执手各啜泣。此独君王知之耳。”因自悲曰:“由此一念,义不复居此。复堕下界,且结后缘。或为天,或为人,决再相见,好合如旧。”因言:“太上皇亦不久人世,幸惟自安,无自苦耳。”使者还奏太上皇,皇心嗟悼久之。余具唐史。

  黄东雷草书书法《长恨歌》(部门)

  至宪宗元和元年,县尉白居易为歌以言其事。并前秀才陈鸿作传,冠于歌之前,自为《长恨歌传》。居易歌曰: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生成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惠膏泽时,

  云鬓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荣耀生门户;

  遂令全国父母心,不更生男更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法何,含蓄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索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旗帜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悲伤色,夜雨声。

  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迟疑不克不及去。

  马嵬坡下土壤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照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若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苑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后辈鹤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悄,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漏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存亡别经年,灵魂不曾来入梦。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灵魂。

  为感君王展转思,遂教方士热情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鬼域,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小巧五云起,此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扃,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皇帝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盘桓,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舍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孤单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苍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惟将旧物表密意,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令心似金钿坚,天上人世会相见。

  临别热情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密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海枯石烂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陈鸿,唐代小说家,字大亮。生卒年不详。贞元二十一年(805)进士﹐登太常第。曾任太常博士﹑虞部员外郎﹑主客郎中等职。长庆元年(821)﹐太和公主远嫁回鹘﹐他曾充赴回鹘婚礼使判官。文宗大和初﹐其人尚在。尝自称“少学乎史氏﹐志在纪年”(《大统记序》)﹐曾以七年之力﹐撰纪年史《大统记》30卷﹐今不传。《全唐文》存其文3篇。

  他的传奇小说长恨歌传》﹐作于宪宗元和初﹐取材于史事而加以铺张衬着﹐寓有规劝讽谕之意。其时白居易任盩厔(zhōuzhì,县名,在中国陕西省,今作周至)县尉﹐陈鸿与王质夫居该县﹐三人同游﹐话及唐玄宗﹑杨贵妃事﹐白居易遂作《长恨歌》﹐而陈鸿为《长恨歌传》。此传先述开元时杨妃入宫﹑迄天宝末缢死于马嵬坡的始末﹔后写玄宗自蜀还京﹐思念不已﹐方士为之求索贵妃灵魂﹐见之于海上仙山﹐贵妃乃为言天宝十载七夕与玄宗盟誓之事。后段论述为前此唐人诗文中所未见﹐当是不得之于民间传说风闻﹔描写也相当详尽。篇中对玄宗晚年的尽情声色﹑政治败北有所表露﹐即如杨贵妃是玄宗从其子寿王府邸取来一节亦直书不讳。篇末谈论﹐则归之于“惩美人﹐窒乱阶﹐垂于未来”。此传与《长恨歌》相辅而行﹐传播颇广。北宋时乐史撰长篇传奇《杨太真别传》﹐曾取材于此传。后世演为戏曲者尤多。此中以元代白朴《唐明皇秋夜梧桐雨》杂剧及清代洪升《长生殿》传奇最为出名。

  又有旧题陈鸿所撰之《东城老父传》﹐亦作于元和中。传中写开元﹑天宝时贾昌以

  善斗鸡为玄宗所宠爱。安禄山之乱﹐玄宗幸蜀﹐贾昌扈从不及﹐乃落发为僧。元和中尚在﹐追想昔时盛事﹐不堪今昔沧桑之感。篇中对玄宗的逸乐豪侈有所反映﹔后半部门记贾昌之言﹐将开元时政治社会情况与当前事对比﹐依靠了对于时政的懮虑。按此篇旧题陈鸿作﹐但篇中作者自称“陈鸿祖”﹐故当是鸿祖所撰。陈鸿祖﹐生平不详。

  又﹐《书‧艺文志》“子部小说家”类著录陈鸿《开元升平源》1卷﹐《资治通鉴考异》卷十二有《升平源》引文。作吴兢撰﹐述姚崇藉骑射邀恩﹐向玄宗献纳为政先仁义後刑法等十条建议﹐然後奉诏为宰相之事﹐文字颇为朴实。司马光认为是功德者依托吴兢之名所为。《郡斋读书志》﹑《直斋书录解题》﹑《宋史‧艺文志》著录《开元升平源》﹐均云吴兢撰。近人或疑此书本不题撰人名氏﹐陈鸿﹑吴兢并後来所题﹔或认为陈鸿所著。

  隐事一说,来自于1929年《小说月报》第二十卷第二号上的俞平伯《长恨歌及长恨歌传的传疑》。该说认为,《长恨歌》写的是一件皇家逸闻,但由于某种缘由,不克不及公开披露,只能遮讳饰掩地暗含于诗中,此逸闻便是,马嵬事情中杨妃未死,换衣潜逃,漂泊民间,大约当了女道士。玄宗晚年罹杨妃,不是死别之苦,而是生离之恨。隐事说在80年代之后,又热闹了起来,周煦良的《长恨歌恨在哪里?》(《晋阳学刊》1981年第6期)对俞氏的概念加以引申,说:诗的核心思惟是写杨妃不忠诚于恋爱。诗中的后半,杨将李忘得一干二净。李杨今日同在人世,纵使改日同在天上,也不克不及成为连理枝与比翼鸟,其长恨就在这里,孙次舟在《文学遗产增刊》第十四辑中颁发了《读长恨歌与长恨歌传》一文,重申了俞说,并分析野史、别史和笔记小说,对马嵬事情的本相作了考析和描述,认为工作的颠末大要是如许的:马嵬变起,禁军诛杀诸杨,又围驿请杀贵妃。玄宗无法,同意赐死遗妃。然监刑的高力士和陈玄礼皆为玄宗的亲信,按照玄主旨意,操纵赐死的地址(驿馆僻处佛堂)和埋尸时间(黄昏当前),以另一宫女取代杨妃。杨妃则改装,在黑夜中混入难民群,然后渡越终南山,浮汉水,下襄阳,沿长江向东,最初落脚于东方某一海滨城市,在城中作妓女,也可能是名妓而兼假母,掌管着一个很大的倡寮。安史之乱平定后,玄宗派中使寻访到杨妃,杨妃不肯返转长安,只交墚年定情和交中使带回。之所以不肯回长安,缘由可能是玄宗大哥失势,杨看破了皇家的功名利禄,不肯再试风险。也可能因杨氏一门在马嵬之变中蒙受惨祸而心怀仇恨。

  词条标签:

  长恨歌传图册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29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2018-08-13)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

(编辑:admin)
http://skvanbibber.com/dq/686/